白米饭

托尼克罗斯人迷,谁黑他我diss谁
施魏因斯泰格足球初恋,目前养老
DFB/漫威/神夏/梅林
总之就是rps
我是个all宽!!!!
是个只会写车和沙雕大奶糖的文荒写手/偶尔画些无关紧要的画【其实是画手】
人很好勾搭!
克罗斯死忠人迷,KTK不逆,宽受都吃
雷宽歪,对在我文里评论区看见宽歪极度不适
现在很道

我白米饭今天就要日死托尼克罗斯。不服一起x

【全员向】【主DFB】FIFA高中的沙雕日常⑥

本章讲鬼故事
bug多文笔烂,见谅_(:з」∠)_

完成第二天训练的时候比第一天似乎早了那么一点,学乖了的德国班在副班长施魏因斯泰格的带领下乖乖回到了营地。一个个乖的犹如幼儿园孩子。
拉姆作为班长,因为昨天晚上的群殴事件被教官叫上去处理相关事务,临走前特意给施魏因斯泰格交代了一下。
“巴斯蒂安,记好别让他们再捅娄子出来了,要不然你我回去都得被勒夫老师骂死。”
施魏因斯泰格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实际心里还是非常不情不愿,他默默看了一眼后面第一个跟着的穆勒,突然冒出来这样的想法——
我还管个屁,反正管不了。

“嘿大家,”队伍中间的德拉克斯勒悄悄地发声了,“一会回营地咱们讲鬼故事吧。”
毕竟这是一群年轻气盛的高中生,就是想寻求刺激和兴奋感,德拉克斯勒的提议不一会就获得了大部分同学的赞同,就连施魏因斯泰格也不例外。
反正只是讲个鬼故事,应该没什么吧。
哦,除了克罗斯。他回营地就早早睡觉了。

回到营地后,只见德拉克斯勒以单身十六年的手速迅速从包里掏出来手电筒、蜡烛和打火机,然后把蜡烛摆在一圈枯叶中间,点燃。仿佛是在准备某个重要的祭祀,慢一秒就等于是渎神。
接着他“啪”一声打开了手电筒,手电筒立马映射出一道白亮的光,在火光微亮的营地里显得格外瘆人。
“这个阵型啊……”他幽幽开口,“其实是上古时期时玛雅文化所用来祭祖的阵型……他们摆好这个阵型,祭司开始做法,然后祭品就被摆上来——他们通常是婴儿、老人、少年和纯洁的处女。”
这似乎不是鬼故事。然而德国班的同学们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聚精会神地听着。
“他们拉开祭品的四肢,迫使祭品成为一个‘大’字形,然后切断他的喉咙,接着慢慢把他肢解。分成六块——头、身体、四肢。”
“但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被当成祭品的少女惨死后,化成了怨灵一般的存在。人们在夜间走在她原本住着的街道上时,会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尖叫声和哭声。身后传来‘沙沙’的走路声,毫无防备的行人的脖子就会被幽怨的少女咔一声扭断。”
不……这分明就是鬼故事。背部正对着深不可测的山林的穆勒哆嗦了一下,仿佛下一秒就会被背后的女鬼掐断脖子。
“哈、哈!”德拉克斯勒的声音突然变换了一个调子,发出了尖锐刺耳的笑声,似乎是怨灵报完仇后得意的笑。“真可笑,为了获得所谓神明的眷顾而将她出卖的人现在的这副嘴脸!这是莫大的享受……”

拉姆从山上下来时正看到一群人围着一个圈,中间摆放着一圈枯叶,枯叶正中间还放着蜡烛。正寻思着这群人是不是搞啥邪教仪式呢,一边三步并做两步地踩着叶子沙沙沙地跑下去。
穆勒只觉得身后“沙沙”的声响越来越大,背后冒出了一层冷汗。他真害怕突然从林子里钻出来个怨灵或是别的什么。
“嘿!”拉姆一掌拍在穆勒肩上,“你们干什么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有鬼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经紧紧绷着的德国班,在听到这声鬼哭狼嚎的这一刻,神经突然断线了!!
断线了!
线了!
了!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鬼啊!!!”
拉姆心下一惊,这群人怕不是真的在搞什么邪教仪式吧??自己不过是拍了一下托马斯,一群人吓得嗷嗷叫唤成这样?
“喂……别叫啦……是我……”
然而已经晚了,最开始讲故事的德拉克斯勒吓得一哆嗦,手电筒溜了下来,正好砸到了旁边厄齐尔的脚踝,厄齐尔吃痛,非条件反射般地一抬脚,好死不死踢到了中间的蜡烛,蜡烛倒地时的余火点着了枯叶,一圈枯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燃烧起来。
这下连拉姆也慌了神,使劲跺着脚大喊着:
“卧槽他妈别叫啦!!救火啊!救火啊!”
一群人这才想起来救火,开始手忙脚乱地到处找瓶瓶罐罐和水,又是噼里啪啦一阵嘈杂的响声。

克罗斯只觉得身处天台上,凉凉的风不断拂过他的面颊。他的面前站着他日思夜想的那位学长,用从容的眼神看着他。
克洛泽的这种眼神反倒让他慌了神,他低着头,两只手紧紧绞着衣襟,根本不敢抬头看他。面前站着的人却先发声了:
“怎么了?托尼?”
克罗斯咬了咬唇,似乎是下了莫大的决心似的,抬起头望着克洛泽灰绿色的眼睛。
“学长……我喜欢你!”
天台下的声音越来越嘈杂吵闹,以至于克罗斯都差点没听清自己说了什么。
“嗯?”克洛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你刚刚说什么托尼?”
克罗斯羞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天知道他刚刚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将那句话说出口的。哪有人会在喜欢的人面前再重复一遍啊?
虽然他脸大,可也没大到这种程度啊?
他咬咬牙,用了生平最大的力气吼出:
“学长!!我喜欢——”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克罗斯的美梦被外面穆勒的鬼哭狼嚎给打断了。
他睁开眼又闭上眼,仔细回想着刚刚的梦境。
他对学长表白了,然后……
想了想,克罗斯翻身起来,一把拉开了帘帐。

“你们在干什么?”
克罗斯都快哭出来了。
外面救火的同学只觉得一股黑气从帐篷里飘出来,然后一颗毛茸茸的金色脑袋从帐篷里探出来,只不过那是顶着一张幽怨脸的克罗斯。
穆勒给这染了哭腔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一松,手里端着的盛满水的盆“咣啷”一声掉了下来,水撒了一地。其他的同学也都愣住了。
完蛋了。

第二天早上的校园新闻:
通报!!我校某班同学军训期间疑似举行邪教仪式差点引发山林大火,幸得本班班长拉姆及时救助,未酿成大祸。特此公告扣除此班综合得分0.1分,增加拉姆个人得分0.5分。
勒夫:Excuse me?

下章穆拉表白!
给ktk一发假糖hhh
明天可能有甜菜的初中番外!

评论(1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