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米饭

托尼克罗斯人迷,谁黑他我diss谁
施魏因斯泰格足球初恋,目前养老
DFB/漫威/神夏/梅林
总之就是rps
我是个all宽!!!!
是个只会写车和沙雕大奶糖的文荒写手/偶尔画些无关紧要的画【其实是画手】
人很好勾搭!
克罗斯死忠人迷,KTK不逆,宽受都吃
雷宽歪,对在我文里评论区看见宽歪极度不适
现在很道

我白米饭今天就要日死托尼克罗斯。不服一起x

【DFB警队/黑道au】一级戒备(2)

ABO世界观

老k和堆堆的初登场

ooc,人物有黑化倾向,这个克洛泽是真的黑你相信我

有时候克罗斯会想,如果那天他看见的不是厄齐尔,如果那天他没有轻信厄齐尔,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如果……如果他那天没有贸然来找克洛泽的话,自己还会被囚禁在这个鸟笼中吗?

说到底,不过是自己自作自受罢了。

他自嘲地笑了。承认吧,克罗斯,你早就不是警校的优秀毕业生,DFB警队的新秀了。

现在的你,是一个从肉体到灵魂都被镌刻上属于克洛泽的标志的、对他来说却根本不值一提的泄、欲、工、具。

——————————————————————

三个月后,克罗斯就被派遣去执行有关于克洛泽以及他的组织的任务了。同时,这也是自他入队以来第一次外出执行任务。

“注意一点,如果在执行任务途中遇到厄齐尔,一定不要表现的过于激动或过于紧张。”施魏因斯泰格把目光移向了旁边的罗伊斯,“特别是你,马尔科。”

罗伊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咬了咬嘴唇,眼神还是黯淡了下去。说起来这五年里关于组织的任务也没少执行,成功也好失败也好,却也一次都没有看见过梅苏特的身影。

“总之,你们需要记住,厄齐尔是我们的人,不必害怕。”施魏因斯泰格的眼神和口吻少见的严肃起来,拿着白板笔继续在白板上圈划着。“任务目标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堵截驶向海口的敌方车辆。”他一边说着,一边拿白板笔在白板上画了四个点,“我们分四头行动。”

“先遣队一共八个人,你们每人带领两人做好埋伏,一有情况马上向总部报告!”

“是!”四个人齐刷刷地立正站好,端端正正地朝施魏因斯泰格敬了个军礼。

“嗯,”施魏因斯泰格点点头,将目光移向了窗外。“曼努,你去准备一下,和他们一起行动,”

他的视线又转了回来,“任务代号‘蓝鲸’。”

浓雾和黑云终于将月亮完完全全笼罩,月亮收回了属于它仅剩的一点光芒,四周一片漆黑,万籁俱寂,除了冷风拂过枯叶时发出的沙沙声什么都听不见。

哦,还有自己的心跳声。

克罗斯一动不动地趴在草丛里,聚精会神地盯着路面中央,捕捉着任何微小的信息。他能清楚地听见胸膛里心脏的跳动声。

“0411,0411,听到请回答。”蓝牙耳机里传来了施魏因斯泰格有些沙哑的声音。

“0411收到,0411收到。”克罗斯按住耳机,低声回复道。

“任务目标接近,注意隐蔽!”施魏因斯泰格深深皱起眉头,紧盯着画面中离埋伏地点越来越近的红色动点。第四行动组的四个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身体肌肉不断绷紧,呼吸愈发粗重。

咚,咚,咚。

“砰——”

突如其来的枪响将紧绷着的神经生生绞断,身后的子弹不偏不倚地正好打在克罗斯身边队员的右肩上。只见那名队员立马就瘫倒了下去,伤口处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血液。

“!!”克罗斯根本动都不敢动,可队友痛苦到扭曲的脸还依然在他眼前,他右手紧紧攥着腰间的枪,屏住了呼吸。

在总部的施魏因斯泰格紧盯着屏幕攥住拳头,正瞄准克罗斯背后的红点使他根本无法冷静下来,他的声音越发的急躁了,几乎是吼着对克罗斯说:“0411,0411——托尼,小心背后!!”

克罗斯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几乎是在第二声枪响的瞬间迅速地翻了个身。

“呼——”子弹擦着耳廓呼啸而过,蓝牙耳机也被打落在地,克罗斯紧捂住右耳朵,耳边嗡嗡作响的鸣声使他头晕脑胀。

“该死……该死!”施魏因斯泰格狠狠一拳捶在桌面上,他们遭到伏击了。而且很显然——那位枪法一流的狙击手只隐藏在克罗斯这边。“先遣队队员听到请回答!撤退!撤退!”

“0412收到。”罗伊斯紧咬着牙,不甘的攥住地面上的野草。

远处的狙击手将瞄准镜对准了罗伊斯,犹豫许久还是放下了枪。低头注视着自己的手很久很久。

“0413收到。”

“0414收到。”

“0411,0411……马茨,马茨·胡梅尔斯!报告0411情况!”施魏因斯泰格快步跑到胡梅尔斯的计算机前,焦急的看着一言不发的胡梅尔斯。胡梅尔斯沉默了几十秒,才犹犹豫豫地将情况报告给施魏因斯泰格。

“报告处长,0411……失联。”

“0411,0411,听到请回答!”施魏因斯泰格再一次吼道。但耳机中传来的不是克罗斯的声音,而是一阵糟乱的杂音,然后,他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嬉笑着的男声:

“听得到哟~”

施魏因斯泰格睁大了双眼,下一秒,他与克罗斯之间的通话距离就被完全切断了。

该死!究竟是谁?

“处长!托尼那边还没有来集合!”罗伊斯更加焦躁不安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其余三个人已经集合完毕了。

“……先撤退吧。”施魏因斯泰格使劲按压着紧皱的眉心,咬紧了牙关——既然已经失联,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克罗斯很可能已经被俘,或者更干脆一点,已经……死亡。

“……是”良久,耳机中才传来罗伊斯的声音。他知道回去的就只能有他,托马斯和曼努三个人了。

施魏因斯泰格无力的垂下了手臂,沉默许久,眼眶中蓄满了泪水。

上帝呀,求求您,不要让我再见到托尼的心脏了。

另一边,克罗斯好不容易从地上缓缓爬起来,看着地上碎成两半的蓝牙耳机皱起眉头。其他人都已经撤离完毕了吗?

“你把他带回去,我来殿后。”克罗斯指指地上的伤员,对另一位队员说到。另一位队员很明白地点点头,将地上的病号拖起来架在肩上,一步一步地挪远了。

克罗斯站起身,握紧了手中的枪。

不远处传来了鞋子踩在枯叶上的嚓嚓声,克罗斯紧张地咽了口口水。那很有可能就是那个袭击他们的狙击手。

那人在自己面前停下了脚步。浓雾散开了许多,皎洁的月光又一次洒在了大地上。借着微弱的月光,面前男人的脸终于露了出来。

站在他面前的,分明就是那个组织的首领——米洛斯拉夫·克洛泽。

“就剩你一个了吗?”克洛泽调笑似的望着他,说着就作势要走上前去,克罗斯立马举起了自己的枪直对着他。

“不许动!”克罗斯紧咬着嘴唇,死死地瞪着他,即使知道自己寡不敌众,气势上也不能最先弱下去。

“哦,别紧张,孩子。我身上又没有武器。”克洛泽从容地举起双手。看着克罗斯凶狠如幼狼的眼神,内心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想要征服它的感觉。把浑身带刺的幼狼调教成温顺的,只会摇尾乞怜的狗。

克洛泽挥挥手,示意远处身后的狙击手不要开枪,又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克罗斯。克罗斯依旧没有放松警惕,他深知克洛泽就算没有武器也能把自己干趴下。

然后,从克洛泽黑色的身影背后突然闪出来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梅苏特。”克洛泽眼神依旧注视着克罗斯。

“还没处理完吗?”被称作“梅苏特”的人双手抄在口袋里,低着头嗤笑一声。

“警队新来的?怪不得我没见过你。”“梅苏特”又仔细打量着克罗斯,突然又发出了一阵奇怪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那是……厄齐尔前辈……克罗斯看着面前还在笑的“梅苏特”,不禁有些松懈。

“梅苏特”大踏步地走上前去,逼得克罗斯只能小步小步往后蹭。“别担心,”他将克罗斯举着枪的手压下去,用一种像是揽着他的姿势,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得到的声音悄悄对克罗斯说。“我是警队的。”

联系到施魏因斯泰格之前说的那些话,克罗斯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一开始握着枪的手也慢慢放了下去。

“噗呲——”脖颈上传来一阵刺痛,是“梅苏特”将注射器狠狠扎进了克罗斯的脖子。克罗斯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刚才还对他温柔细语的“梅苏特”。

“Surprise~”“梅苏特”掐着嗓子,依旧挂着微笑,面不改色地将麻醉剂推进了克罗斯的脖颈。

“为什么你会……”克罗斯意识涣散,晕过去之前看到的还是“梅苏特”咧开的嘴角和眼中散发的红光。然后,他整个人都挂在了“梅苏特”身上。

“干得好梅苏特。”克洛泽露出了赞许的眼神。

“果然还是孩子呢。”“梅苏特”顺手拿走了克罗斯手上的勃朗宁,将他甩给了旁边的克洛泽,转身就走。

“对了——我对这孩子挺感兴趣的,你玩可以,别把人弄坏了。”“梅苏特”的脚步顿了顿。

“这话是我要对你说才对。”克洛泽抱紧了怀里的克罗斯,皮笑肉不笑地瞥向旁边的“梅苏特”。

“哼,那就好。”“梅苏特”也回敬了他一个笑,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变态。”厄齐尔撇撇嘴,翻了个白眼。“连小青年都不放过,啧啧啧。”

TBC.

hhh这章讲了好多啊

大家可以猜猜和猪说话的/那个狙击手到底是谁哦|・ω・`)


你🐴,再这样下去我要对家一生黑了,少他妈来老子这ky


【DFB警队/黑道au】一级戒备(1)

正文开始

ooc,人物有严重黑化倾向,他们不属于我,属于彼此。

“我宣誓,作为一名警察,我将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我将严守机密,我绝不向暴力和犯罪妥协,我将文明执法,绝不带有任何邪念、恐惧。我绝不滥用武力,绝不收受贿赂…… ”

克罗斯漠然地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蔚蓝的天空以及翱翔于天的鸟儿,紧紧地攥住了手边丝质的窗帘。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低声说着入队时的宣誓词。

“我绝不向暴力和犯罪妥协……”他对着窗户中自己模糊的虚像,重复了一遍。

咔哒一声,身后的门开了,门外的男人应声而入。克罗斯将视线从窗外转向男人的脸庞,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绝不妥协……

,颤抖着的嘴唇轻启,因为恐惧而睁大的双眼边滚下一滴泪珠。欢迎回来,先生。

————————————————————————

克罗斯那年来到DFB警队时,他才二十一岁。

他看着高耸入云的总部大厦,蓝天,白云与映入眼中的阳光;耳畔不断传来公路上汽车飞掠而过的回响,和人来人往的喧闹声。湛蓝的眸子里充满了对生活的希望以及对明亮的未来的向往。

他看了看手里自己的个人档案和报到资料,仿佛看见美好的明天在向他招手。克罗斯揉了揉眼睛再次确定眼前的是DFB警队,欢快地小步跑进了大厦。

行动处处长办公室在十一楼,克罗斯站在电梯里静静的等着电梯上升到目的地,嘴角又忍不住微微上扬。即使他是个omega又能怎么样呢,他会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不比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alpha差。

警校传闻里那么那么伟大那么优秀的处长会是个alpha吗?这样想着,克罗斯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报告!”克罗斯轻轻地推开门,充盈了整个房间的乌龙茶香便争先恐后地钻入他的鼻腔,克罗斯不禁皱了皱眉。办公室里难道会有其他omega吗?味道这么浓……

“嗯。”办公桌后的行动处处长施魏因斯泰格放下茶杯,从一片文件的白色海洋中抬起头,摘下金丝边眼镜放在桌子上,站起来示意门口的克罗斯过来。

原来只是在喝茶啊。克罗斯又仔细闻了闻空气中带着香甜气息的茶香,似乎都是从处长本人身上散出来的。施魏因斯泰格重新坐回到办公椅上,一张一张地翻看着克罗斯的资料。

“上面直接派你来的?啧啧,年轻人真了不得。”施魏因斯泰格看着资料上“体能”“笔试”那几栏里打着的大大的A+,赞许地点点头,又将视线移向了下面“性别”那一栏里填着的“O”,抬头看了一眼克罗斯,“你是个omega?”

“是……是的。”克罗斯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他真害怕施魏因斯泰格大手一挥,就会把他分配到一个什么地方去,最好不是给人跑腿的。

“哈哈别担心,你是个优秀的孩子,我也不是什么性别歧视的人。”施魏因斯泰格笑了笑,亲切地拍了拍克罗斯的肩膀,将资料递还给他,替他整了整有些翻折的衣领。“我和你一样。”

“嗯!”克罗斯使劲点点头,再次抽着鼻子仔细闻着办公室里的茶香,突然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惊讶的张大了嘴。“难不成您、您是个omega?!”

“是啊。”施魏因斯泰格毫不在意地耸耸肩。

“您不贴抑制贴吗?!”

“不贴啊。”

味道这么浓就不怕把整个警队的alpha吸引过来吗?克罗斯内心默默吐槽道。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办公室里的茶香总是那么浓厚了,看着依旧笑的灿烂的施魏因斯泰格,暗暗想着为什么处长这么不拘小节。

他被分配到了第四行动组。

像转学生来到新的班级一样,克罗斯刚刚来到第四行动组的时候也是腼腆、拘谨的。面对三个几乎都大他四岁,经验丰富的前辈,论谁也会感到有些不适应。

但很快,克罗斯就不再感觉拘束了,他甚至还发现了前辈们的几个小秘密——比如说严肃认真的alpha组长诺伊尔的制服上绣了一只小熊,副组长穆勒其实是个快乐的二货,以及他最奇怪的、罗伊斯办公桌上的两架相框——有一个是正放的,另一个却是倒扣着的。

克罗斯曾看见过那张倒扣的相片,相片里的罗伊斯手搭在另外一个高大的黑发男人的肩上,笑的无比灿烂。最奇怪的是,那个男人的位置被人用记号笔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叉,旁边还写了一句“我恨你”。

恨归恨,可为什么罗伊斯还要一直留着这张相片呢?

坦白来讲,他其实很喜欢罗伊斯。罗伊斯会给他讲警队里以前的故事,也是通过罗伊斯的故事,克罗斯才知道了第四行动组曾经的核心厄齐尔。

“梅苏特啊……”罗伊斯使劲拿手帕擦着相框上的灰尘,用手轻抚着自己与厄齐尔的那张合照,眼里满满都是怀念与回忆。“他是个很温柔、很优秀的人。作为一名警 察,五年前他才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能独自一人在克洛泽身边当卧底了。”

然后他看向旁边的克罗斯,绿色的眼睛里满是自豪,“克洛泽、托尼,你知道吗?那可是克洛泽啊。”

克罗斯点点头,他听说过。那个德国最大军火走私集团的首领。这几年在他身边当卧底的人也不少,可最后回到警局的,无一例外都是一颗鲜活的,还在跳动着的心脏。

想到这里他打了个寒战,不禁对这个名叫厄齐尔的大眼睛前辈产生了一丝敬意,即使他都还没见过厄齐尔。

是的,等待着二十一岁的克罗斯的是美好的未来,是无尽的鲜花、掌声与喝彩声。

如果三个月后他没有贸然执行任务的话。

如果他没有遇到克洛泽的话。

TBC.
这篇猪波是双o戈穆是双a!
戈穆双a挺带感的,我想看警队的alpha小组长被死敌按在地上操到腿软求饶的样子【不。】

磁鸡🔒了!太好磕了!


【DFB警队/黑道au】一级戒备

是一点点剧透

几乎全是ktk的车,我好像在顶风作案x

新增设定abo世界观【主要还是开车叭】

发一点试试水,不知道新文风怎么样【捂脸哭】


走这里吧

围脖

“放我走吧。”他说。

克洛泽愣住了。

“我求您,放过我吧。”像是怕他没听见似的,克罗斯又重复了一遍。“比我有着更好的身体的omega多的是,我想我已经没有在这里的必要了。”

他湖蓝色的眸子自下而上盯着克洛泽灰绿色的眼睛,仿佛穿透到了心底。克洛泽第一次感觉到那双平常总是低垂着的眼睛有多璀璨。可他又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被反抗的感觉,像是触碰玫瑰时的尖刺。

“不……不可能。”他紧紧地抱住了仍然僵硬着一动不动的克罗斯。“你永远也别想从我身边逃开。”

“……”克罗斯没有说话。

我已经越来越捉摸不透你的想法了,克洛泽。

“别碰我!!!”omega的情绪几乎失控,厄齐尔尖叫着,朝正试图触碰他的罗伊斯猛地掷出手术刀,却被罗伊斯一偏头躲了过去。

“别过来……求你了马尔科,‘他’会杀了你的……”厄齐尔崩溃地捂着脸,不断向后蹭着,想离罗伊斯远一点。

“梅苏特……”罗伊斯在他面前跪下,拥他入怀,轻轻地拍着厄齐尔不断发抖的脊背。蜂蜜味的信息素环绕着他,让人感觉温暖又安心。罗伊斯柔声细语地在他耳边说着安慰的话,努力平复着厄齐尔的心情。“别怕……有我在呢。”

厄齐尔紧紧回抱住罗伊斯,泪珠滚滚而下。

“莱万……为什么你会……”罗伊斯不可置信地看着

高高在上的莱万多夫斯基,握紧了拳头。

“奉命行事而已。”莱万多夫斯基一字一顿地说着,散发着咸腥气息的、海水般的信息素包围着罗伊斯——这是他第一次面对罗伊斯彻彻底底地释放出他的信息素,像暴风雨来临前波涛汹涌的大海,将他吞没,将他溺死。

“你开不开枪?不开枪我可就开了。”他朝罗伊斯举起了枪,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罗伊斯的眼睛。“就像这样,砰。”

“把维尔纳那小子从莱比锡给我逮回来,”克洛泽面色阴沉地说,“别让他再跑了。”

“……是。”戈麦斯不用克洛泽说也自知这是给他的任务,低下头鞠了一躬。

“哦对了,你爸给你找了个后妈。”坐在前面开车的戈麦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回头好笑的看着后座上17岁的小alpha。

“啊?我爸?”维尔纳瞬间来了兴致,抓住戈麦斯非要刨根问底。“就我爸那样的还有人愿意要他啊?”

不愿意也得愿意啊。戈麦斯心里翻了个白眼。

“是omega吗?”

“废话,当然是啊。”戈麦斯回头继续开车。

“长的好看吗?”

“挺好看的。”

“听我爸话吗?”

“呃……很听话。”戈麦斯想了想克罗斯平常总是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脸,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戈麦斯先生您快点开,我等不及看看了!”维尔纳兴奋地从车后座上跳起来,搓了搓手。

“提莫那孩子才十七岁吧。”克罗斯似乎无视了身后环住他的克洛泽,动作轻柔地抚摸着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等这两个孩子出生后,你也会像对待提莫那样对待他们吗?”

他轻轻推开了克洛泽的怀抱,转过身去正视着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克洛泽,你真狠。”

???克洛泽依旧一脸状况外,维尔纳跑到莱比锡的那两年他管都没管他,锅怎么就从天上来了呢?

不是这里痛吧,不是这里痛吧。

厄齐尔露出自己的左手腕,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术刀。

那么,克里斯,在地狱等我吧。



豆腐丝好像有点变味了

我是真的好喜欢好喜欢莱万多夫斯基啊

tag里刷新911的妹子们,求你们放过他吧


【全员向】【主DFB】FIFA高中的沙雕日常(11)

运动会倒计时


“都给我听好了!”临近接力赛,拉姆拿着喇叭站在前排大声朝后排吼道,“一会跑接力的时候把鼓给我敲响点!就是得不了第一咱班气势也不能输给别的班!”

“都听见了没!”

“听见了——”罗伊斯胡乱把黑赤金飘带系在头上,拿好鼓槌叉开马步摆好姿势站在最前面,在他前面的厄齐尔负责给他举着鼓,全班同学不约而同地把旗子举好,把哨子放在嘴里叼着,准备随时吹响。

拉姆看着看台上蓄势待发的同学们,满意的点点头,聚精会神地听着广播。

“……请参加高一男子4x400米接力的同学抓紧时间到田径场南部检录,准备比赛……”

“男子400米接力,男子400米接力!检录!”拉姆转头朝着后排挥了挥手。

诺伊尔、施魏因斯泰格、穆勒和克罗斯唰地一声站起来,四个人雄赳赳气昂昂地穿过人群,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身后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为他们送行。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德国班的座位离着起点线不远,很容易就能看到起点线上的动静,拉姆看着第二跑道上的诺伊尔,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砰!随着枪声响起,四个跑道上的运动员几乎是同时冲了出去,实力不相上下,但诺伊尔好说也是体育委员,很快便把另外两个跑道的两个同学了甩在身后,成为了第二,却被前面法国班的吉鲁死死压着,怎么都超不过去。

第二名……拉姆紧紧盯着诺伊尔跑动的身影。下一棒是巴斯蒂,不求一定要第一,至少要把这个第二保住。

接力棒传到了施魏因斯泰格手中,法国班凭借第一棒的优势,一直跑在他前面,并且距离还有越拉越大的趋势。施魏因斯泰格一面努力缩短着与第一名之间的距离,一面又将自己与第三名第四名之间的距离拉大,他看到了终点线处的穆勒。

“巴斯蒂!”他听到了穆勒叫他的声音。他加快速度,伸出手臂想把接力棒传到穆勒手中。钉鞋在塑胶跑道上摩擦着,却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坑洼。

然后他感觉自己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倾,时间似乎定格在了这一刻,他看到了穆勒睁大的绿色眼睛。

砰的一声,施魏因斯泰格在穆勒面前戗倒在地上,接力棒也甩出去老远。看台上发出一阵惊呼。

掉棒了!拉姆捂住了眼睛。

第三名已经追了上来。穆勒愣了两秒,转身一把抓起掉在跑道上的接力棒,拼命地向前追赶着。厄齐尔连忙先拿起医药箱,赶到还在跑道上趴着的施魏因斯泰格。

“疼吗巴斯蒂?我拉你起来……”厄齐尔慌慌张张地打开医药箱,想把他拉起来。施魏因斯泰格却自己使劲一捶地,紧咬着嘴唇颤颤巍巍地自己站起来,挥挥手拒绝了厄齐尔的帮助。他抬起手把眼底顺着往下淌的血擦掉,抬着头回到了看台。

所有同学都齐刷刷的把眼神投向他,他不知道那是关心还是责怪。厄齐尔把他按在座位上,让他忍着点,开始给他用酒精棉消毒。

疼,好疼。这是施魏因斯泰格现在内心的唯一想法。眼底、手肘、手掌还有膝盖处传来的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嘴唇肯定硌破了,口腔里弥漫着血腥味。他咬着牙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抽抽嗒嗒地吸着鼻子。

“怎么了?疼吗?”厄齐尔抬头担心地看着他,询问道。

“不疼……”施魏因斯泰格摇摇头,厄齐尔便低头继续为他消毒。酒精棉刚一蹭到他膝盖上的伤口,他的身体就忍不住疼得抖了一下。

“呜……不要……”施魏因斯泰格本能的缩着腿,还是低声啜泣了起来。

这不还是疼嘛。厄齐尔无奈地收起酒精棉,打开碘伏,“疼就和我说,我轻一点,好吧?”

“就是呀巴斯蒂,疼就直说嘛。”波多尔斯基笑着摸摸他的头,又忍不住捏了捏他涨红的脸。

“先忍着点,好吧?不消毒的话伤口会发炎的。”拉姆看着他膝盖上血淋淋的伤口,轻声细语地安慰道。施魏因斯泰格更想哭了,刚刚明明是因为他才会掉到最后的。

他抽嗒着鼻子,豆大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厄齐尔这下慌了神,心想碘伏消毒也不疼啊?“怎么了怎么了,疼吗?”

“不是……”施魏因斯泰格哭的更厉害了,“大家都那么努力跑,好,好不容易才到第二,就因为我……呜……”

“嗨、就这事啊?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嘛!第三就第三,第四就第四,哪有那么重要啊?”波多尔斯基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们明明是第二的……明明、明明能拿到第一的……对不起……”施魏因斯泰格还在抽噎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顺着脸颊淌下来,一时间厄齐尔都不知道是先安慰他好还是先给他包扎好。

“哪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拉姆拿手里的喇叭轻轻拍了拍施魏因斯泰格的头,指指前面的操场,“你看托尼要接上棒咯!”

“我们肯定拿的了第一。”


克罗斯站在终点线,并不急躁地看着不远处跑过来的穆勒,磕了磕自己的运动鞋。

“托马斯——!”他拍了拍手,转过身去做好接棒的准备,等穆勒像以前那样把接力棒传到他手心里。他们会拿到第一。

然后,像以前每一个运动会那样,穆勒熟练地把接力棒递给克罗斯,接着自己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感觉自己肺都要炸了。

“喔——!”这下不仅仅是德国班在为克罗斯惊呼了,穆勒敢保证,他坐下的时候听到了整个高一的惊呼声。

他们看到克罗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超过了两个人,重新回到第二名的位置。看到他从教学楼前穿过,看到他从跳远的沙坑前面穿过,看到他从铅球的平地前穿过——于是没人再管第一名是谁了,全在为克罗斯欢呼尖叫。所有人都想看看他到底能不能超过第一。

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两人间的距离一点一点地缩短,几乎是在同时奔跑,不分上下。在离终点线还有五十米的时候,克罗斯终于拉开了和第一名之间的距离,终点线近在咫尺了。

“嚯——超过去了超过去了!”拉姆能清清楚楚地听到后排施魏因斯泰格越来越大声的尖叫声,他捂住了耳朵。

这家伙长的是他妈人类的腿吗??终于能如愿坐到罗伊斯身边的莱万多夫斯基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克罗斯越过终点线,身边的罗伊斯猛地从座位上蹦起来。

“莱万!!你他妈快看!!我们班得第一了!我们班得第一了!”罗伊斯欣喜若狂地抓住莱万的肩膀晃来晃去,晃的莱万一阵头晕。

“啊是是是我看见了我看见了!”莱万心想着又不是波兰班得第一,还让他看个蛋。正想着,罗伊斯却突然狠狠按住他的后脑勺使劲亲了他一口,又兴奋地尖叫着蹦蹦跳跳地去厄齐尔去了。

我靠!发病了吗?莱万抹了把嘴唇,又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心。

马尔科刚刚是不是亲我了!是不是!


克罗斯抹了把汗,气喘吁吁的却忍不住又朝主席台上的克洛泽望去,却发现克洛泽也在注视他。于是他慌慌张张地看向了旁边的德国班。

克洛泽失笑,摇了摇头,把目光移向了手中的秩序册,拿起手边的走珠笔在克罗斯的名字上画下一个红圈。


TBC.


运动会真人真事系列_(:D)∠)_


FIFA高中肝了一半电脑没电了

我鸡儿没保存


_(:з」∠)_吸吸fall out boy,早点睡吧


我不行了!我要日猪!

有没有太太一起磕猪受啊!


我靠 最近wb上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事会不会波及我们过气be北极圈啊ಥ_ಥ我好害怕啊

虽然圈小人少,最近还是注意一下叭

我《一级戒备》里头那十多辆ktk的车估计开不成了(ノಥ益ಥ)
我车呢!我这么多那些车呢!(இд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