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米饭

托尼克罗斯人迷,谁黑他我diss谁
施魏因斯泰格足球初恋,目前养老
DFB/漫威/神夏/梅林
总之就是rps
我是个all宽!!!!
是个只会写车和沙雕大奶糖的文荒写手/偶尔画些无关紧要的画【其实是画手】
人很好勾搭!
克罗斯死忠人迷,KTK不逆,宽受都吃
雷宽歪,对在我文里评论区看见宽歪极度不适
现在很道

我白米饭今天就要日死托尼克罗斯。不服一起x

【全员向】【主DFB】FIFA高中的沙雕日常(校园au)①

ooc!!bug多!!
本章cp:KTK,新默,猪波,穆拉。

八月底,一轮红日在薄雾中缓缓升起,鸟儿叽叽喳喳已经开始争相鸣叫。
正是一切都还未开始的时候,处于市中心的FIFA高中已经热闹起来了。
托尼·克罗斯起了个大早。
今天是他暑假登记的日子,他可不想顶着炎炎烈日在校门口干等着登记个人信息。FIFA高中是一所重点中学,是他初中时梦寐以求的高中,如今终于可以踏进这所学校的校门,他当然不会容许自己迟到。
他打了个哈欠。
现在才六点半,昨天晚上托马斯拉着他聊了一晚上,要不是他屏蔽了托马斯估计起不来的就是他了。
话说了这么多……
托马斯他人呢!!人呢!不是说好一起报道吗!
大魔王烦燥地皱了皱眉,托马斯那家伙不会又到菲利普楼底下烦人家了吧??
放自己鸽子可真够胆。
不行,越想越气。
“托马斯穆勒……”
大魔王咬牙切齿地说道,
“等你来了老子弄死你……”
公交车上的穆勒打了个喷嚏,正腹诽着是谁咒他呢,旁边昏昏欲睡的拉姆就醒了。小松鼠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看了看表,又把头靠在了穆勒肩膀上。
“托马斯……等会到了再叫我……”
刚睡醒的软软糯糯的声音可爱的要命,穆勒摸了摸鼻子,想着要是高中了也能分到一个班那就太幸福了。

薄雾都散去了,太阳徐徐升起的时候穆勒才赶来。这会儿都七点半快八点了。
克罗斯坐那都快发霉了。
克罗斯老远就看到穆勒和拉姆了,于是他赶紧从台阶上跳下来,跑过去迎接他们。
穆勒也看到克罗斯了 ,一边跑着一边张开双臂。
“托——尼——!”
穆勒上去就给了克罗斯一个大大的熊抱。
克罗斯回抱住他,低下头轻轻在穆勒耳边耳语:
“托马斯……你是不是忘了要跟我一起报道来着?”
穆勒给他一说吓得腿都快软了。
卧槽他忘了。
他早上起的特别早,也没忘记整理发型,穿好校服,把自己打扮的神清气爽出门。大早晨的去菲利普家楼下叫他去上学……
可他偏偏忘了这档子事儿。
完蛋了……
拉姆早就见怪不怪了。
毕竟初中托马斯也没少挨过揍。
看着拽着自己的领子满身黑气,朝着自己微笑的大魔王,穆勒只觉得一股凉气飕飕地窜上自己的脊背。他这会魂都快被吓出来了,后牙根直打颤。
“呃……托尼,你听我解释……”
幸好这个时候有位学长救了他。
“你们在干什么?这里禁止打架的。”
克罗斯抬头看了一眼顶上的人,正对上他那双灰绿色的眼睛,手一松,穆勒的头就“咣”一声砸到了地上。
“卧槽……嘶……”
虽然很疼,但是穆勒还是忍痛爬起来,自觉地靠到一脸嫌弃的拉姆旁边。
刚入学就摊上这么档子破事,丢死人了。
拉姆这么想着。
说不定还会影响以后的生活。
妈卖批。
面前的人把书抱紧,表情严肃了起来,似乎就认定他们是在打架。
“你们是在打架吗?”
克罗斯唰一下站起来,脑袋里乱哄哄一片,脑海里全是刚才那双灰绿色的鹿眼,此时此刻根本不敢抬头看他,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呃、不、不是,我只是扶他一下……”
克罗斯越说越小声,越说越紧张,眼神飘飘忽忽就是不敢看这位学长的眼睛。
妈呀好紧张啊被一见钟情对象误会校园欺凌怎么办。
穆勒脸都快憋紫了,拉姆死死掐着他的后腰,防止他又添乱。于是穆勒生生忍住了想给他一脚的冲动。
妈卖批,你刚才的气势呢?!
啊。好委屈。
嘤嘤嘤。
“哦…”
那位学长将信将疑,好看的眉毛轻轻皱起,“那以后别这么暴力。”
长得太好看了吧!!!这是犯罪!!
克罗斯内心咆哮。
“呃学长、需不需要我帮您拿、拿书?”
“嗯?”面前的人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要求,“不用了。”
看着那位学长渐渐走远,克罗斯突然开口问了拉姆一句。
“菲利普,你知道他是哪一级哪一班叫什么吗……”
“啥?”拉姆松开手,一脸懵逼。
我怎么知道啊?
不对,托尼这是咋了?

波多尔斯基来的时候只看见教学楼台阶前几个人正在争论些什么,其他的地方基本都没大有人。
于是他转身出了校门走进便利店,打算先买包薯片。
反正还早。
当他正想拿走最后一包薯片的时候,另一只罪恶的手也抓住了薯片。
操,哪里来的猪蹄。
波多尔斯基暗暗骂了一声,抬头刚想说这是他先拿到的,对面的人也抬头看了他一眼,两个人的眼神正好对上。
“卢卡?!”
“巴斯蒂?!”
“你怎么也在?”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然后都笑了。
“那,这包薯片给你咯。”施魏因斯泰格大方地松开手。
波多尔斯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毕竟刚才才骂过人家猪蹄,现在要了这包薯片有点说不过去。
于是他爽快地答应了。
“哦那好吧!!”
出了便利店,波多尔斯基才一脸歉意地施魏因斯泰格说有点不好意思,
“所以咱们俩吃一包也没问题的!”
“剪刀石头布,谁赢了谁就可以吃!”
施魏因斯泰格看着波多尔斯基亮晶晶的眼睛,实在不忍心拒绝。
都上高一了,怎么还那么幼稚。
他宠溺地笑了笑,摸了摸波多尔斯基软软的头发。
“好。”

克里斯·克拉默慌慌张张地跑到学校,他刚从初三跳级到高一,居然忘了还要去报道。
完蛋了完蛋了,肯定迟到了!
克拉默晃了晃头,快速向学校奔去。
来到学校才发现这里除了准备的老师同学基本一个人都没有。
但是来了的人都好奇怪啊??
先不说校门口那两个吃薯片还要剪刀石头布的两个沙雕,这教学楼台阶前一个不知道朝着哪看的宽脸,一个朝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男人嘤嘤嘤撒娇的二货,还有一个目测只有170的一脸嫌弃的矮个子是怎么回事????
不是,这、这都什么人啊??
我们的小晕菜摇了摇头,暗想着一定不要和这几个怪人分一个班。

TBC.

猪波真是老夫老妻……甜炸了!
穆勒拉姆克罗斯那里写着写着我都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太沙雕了哈哈哈哈
祝食用愉快!

评论(12)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