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米饭

托尼克罗斯人迷,谁黑他我diss谁
施魏因斯泰格足球初恋,目前养老
DFB/漫威/神夏/梅林
总之就是rps
我是个all宽!!!!
是个只会写车和沙雕大奶糖的文荒写手/偶尔画些无关紧要的画【其实是画手】
人很好勾搭!
克罗斯死忠人迷,KTK不逆,宽受都吃
雷宽歪,对在我文里评论区看见宽歪极度不适
现在很道

我白米饭今天就要日死托尼克罗斯。不服一起x

【全员向】【主DFB】FIFA高中的沙雕日常(校园au)⑤


军训开始啦hhh
提前剧透军训穆拉表白!不甜你杀我妈!
不说了各位我要去日翻甜菜

清晨六点半,在FIFA高中还一片寂静的时候,102宿舍已经开始准备军训了。
毕竟102宿舍要准备的可不只是军训,还要抓紧时间争取一下克罗斯能够再见他学长一面的可能性。
正是一天中最凉爽的时候,一束阳光从拉开了一半的窗户中折射进来,将灰白的墙壁染上一层金。
“起床啦起床啦!”拉姆拿牙刷把不停地“哒哒哒”敲着洗漱台,不断催促着其他人赶紧起床,“七点吹哨集合,你们还想睡多久啊?”
其他的七张床铺上团成一个球的被子动了动,将被子拉的更紧了些。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
一阵令人窒息的尴尬气氛过后,穆勒终于识趣地回了拉姆一句话:
“菲利……这才几点啊……能不能让我们多睡会啊……”
“不行!”拉姆弯下腰盯着穆勒乱蓬蓬的发顶,揪着被他死死攥住的被角,“这都几点啦?再不起来我掀你被子咯!”
穆勒抬头刚想偷偷瞄一眼拉姆,却好死不死正好看到了拉姆宽松的T恤下若隐若现的锁骨。惊得他一个激灵坐起来。
伤身体啊伤身体。
拉姆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转身开始继续催促其他六个人。床上的“被子”们这才不情不愿地磨蹭起来。
拉姆叉着腰满意地看着自己一早晨的劳动成果,转身开始往自己身上套校服。完全忽视了穆勒在他身后盯着自己脖颈的奇怪眼神。

七点半时,操场上已经站满了准备军训的高一新生,队伍整齐的让穆勒想起来小学时排队放学的情景。
他踮起脚,试图在队伍前面找到拉姆的身影,无奈体育委员诺伊尔的一米九身高把拉姆挡了个严严实实,怎么看也看不到。
“安静点。”后面的副班长施魏因斯泰格拍了一下他的头,示意他别这么跳。“勒夫老师在后面看着呢。”
而且你挡住我看卢卡斯了。施魏因斯泰格内心悄悄嘀咕道。
穆勒只好安静下来,干巴巴等着前面的班级一个个上大巴车。

军训的地点在里市中心几十公里远的郊区,除了半山腰的营地和中间空旷的用来训练的场地外这个地方简直,说难听点,鸟不生蛋的地方。
不过听说这地方有小瀑布?
教官吹起了哨子像赶鸭子一样把他们赶去帐篷里换迷彩服,还嘱咐了要在十分钟内回来,不然加圈。

厄齐尔抱着一摞迷彩服一个个地派发,走到拉姆跟前的时候特地问了一下拉姆校服是几号的。
“嗯?”拉姆没想到厄齐尔突然冒出来这么个问题,“170的啊?”
厄齐尔从中间抽出来一件小一号迷彩服递给他,接着又走远了。
拉姆抖开迷彩服,看着明显短了一截的裤腿,第一次感觉自己长得其实很高。

“怎么了啊菲利?换衣服换这么慢?”早已换好了迷彩服的穆勒插着口袋,倚着旁边的克罗斯强行耍帅,“这不是换上就可以了吗?”
算了,穿上就穿上吧。
拉姆咬了咬牙。

“不行啊!”拉姆拽着紧绷在身上的迷彩服,感觉自己弯弯腰衣服都会崩开,更不用说穿着它跑步了。
“那要不换175的?”一直一言不发的克罗斯终于好心地开了口。
“嗯……”
——穆勒看着袖子过长所以只露出指尖,裤腿盖过了鞋带垂到后脚跟,迷彩服松松垮垮挂在身上可爱的要命的拉姆,鼻血都快喷出来了,完全无视了旁边克罗斯看智障的嫌弃神情。
总觉得今天是我的幸运日啊。
“那咱们就只能……订女生175号的咯?”
“滚!”

所以那天下午大家眼睁睁的看着穿着胸部和胯部明显宽松的女式迷彩服的拉姆在队伍最前面领队跑了十圈。
真是世风日下啊。教官感叹了一句。

回到营地的时候已是日落西山,东边的天空已经覆上了一层深蓝,慢慢地向另一边天空晕染开来。
跑了将近十五圈,做了一百个深蹲起和俯卧撑的德国班拖着几乎要散架的身子慢腾腾地回到营地,早晨还神气活现意气风发的少年们此时都变成了废狗,只想一头扎进帐篷睡死过去。
然而一直在咕咕叫着的肚子开始抗议了。
“啊——”罗伊斯长出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扭头看向那边躺的横七竖八的同学,“你们有没有人带零食啥的啊?”
营地里又是死一般的寂静,树上的猫头鹰“咕咕”叫了两声,场面一度陷入尴尬的局面。
“哎哎我有!!!”从刚才开始就在一直翻腾自己登山包的穆勒高高举起来手。
旁边的同学纷纷用看救世主一样亮晶晶的眼神看着穆勒的登山包,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穆勒从登山包里掏出一包——
河北金沙台龙须挂面。
“我日!”罗伊斯给吓了一跳,看那包挂面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怪物。“你哪里搞来的这东西?”
“这有什么!”穆勒不满地嘟囔一句,“这是我到河北省来旅游的纪念品!”
“天朝好棒好棒的!”
“……哎算了,你说说这东西怎么吃。”拉姆扶额。
“我也不知道其实。不过应该是和意大利面一样……吧?”
“……”又是一阵寂静,胡梅尔斯从穆勒手里一把夺过来那包挂面,“算了咱直接煮吧,谁有锅啊啥的?”
“那啥……我有盆要不要?”
“……要。”
盆就盆吧,挂面就挂面吧。我认了。
一个个怀着这样的想法的德国班围在一起直勾勾地盯着盆中的挂面,越看越不对劲。
这水怎么越来越少了?
离盆最近的胡梅尔斯最先发现盆下汩汩流淌的水,吓得他骂了声娘一下子从地上弹起来。
“我靠!这盆怎么漏水!”
一群人手忙脚乱地把盆抬起来,一看底下果真有一条裂痕。
“……日”
要不是急着吃东西,他们早就把穆勒按在地上摩擦一通了。
认了认了。
“托马斯这盆是用来干嘛的啊?”厄齐尔努力嗅着盆里半生不熟的挂面,却闻到了一种怪怪的味道。
穆勒歪着头仔细想了想,脸色突然变得铁青。
“我靠……这好像是我家洗衣服的啊……”
“噗!”
一旁的格策哇一声把挂面吐了一地,他刚刚是最先尝过这挂面的,现在他觉得嘴里一股洗衣粉味儿,只想连午饭一起兜肚连肠地吐出来。
“我日……托马斯穆勒你个混蛋!你他妈怎么能拿你家洗衣服的盆煮面啊呕——”
格策吐的快晕过去,厄齐尔在旁边耐心地给他顺气。顺便给他递上来一颗乘晕宁。反正止晕止吐。

大家愤怒了,正义的拳头雨点般落下,树林中久久回荡着穆勒的惨叫声……

结果就是一群人还没打够就被教官叫去罚做俯卧撑了。
今天的德国班也很和平呢.JPG

关于挂面那个恍恍惚惚哈哈哈是我们班同学军训的时候带的真人真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_(:3」∠)_还是沙雕图适合我

评论(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