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米饭

托尼克罗斯人迷,谁黑他我diss谁
施魏因斯泰格足球初恋,目前养老
DFB/漫威/神夏/梅林
总之就是rps
我是个all宽!!!!
是个只会写车和沙雕大奶糖的文荒写手/偶尔画些无关紧要的画【其实是画手】
人很好勾搭!
克罗斯死忠人迷,KTK不逆,宽受都吃
雷宽歪,对在我文里评论区看见宽歪极度不适
现在很道

我白米饭今天就要日死托尼克罗斯。不服一起x

【全员向】【主DFB】FIFA高中的沙雕日常(校园au)④

下章军训
瞎几把写_(:з」∠)_
本章cp:ktk,穆拉,胡花,新默,
我,克拉默。这是我在FIFA高中度过的第一天。今天的同学们也特别奇怪呢。
上午的课程对于克拉默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怎么和班里的这些奇葩们搞好关系。
特别是他的同桌。看他一上午了。
克拉默哆哆嗦嗦地转过头去,诺伊尔的眼神就像是能给他烧出来一个洞似的,火热热地盯着他。环顾四周,一对吃交杯薯片的小情侣【误】,坐在椅子上捣鼓药品的三星堆和撑着头看他的同桌,坐座位上认真抄写板书的班长……
好像没一个救得了他。
没办法了。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本着一颗不怕死的心,他毅然转回来头。
“同、同学,可以不要盯着我看了吗……”
面前的人愣了一下,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收回视线,轻咳了一两声。
“咳、抱歉。我叫曼努埃尔·诺伊尔。很高兴和你成为同桌。”
“克里斯托弗·克拉默,”克拉默抓住他的手,“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曼努。”
诺伊尔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他又重复了一遍:
“抱、抱歉。但是你真的好可爱。”
可爱??
克拉默歪歪头,反应过来他是在说自己时脸也涨红了。
完了,看来要和这个人捆绑三年了。

中午的FIFA高中食堂总是异常热闹。毕竟这里的饭菜罕见的不是昂贵的猪饲料。
高年级由学校倾情提供桌椅,低年级嘛……
就只能一下课就狂奔去食堂啦。要不然只能站着吃完一顿中午饭,默默流泪感叹一句世态炎凉。
但今天不太一样。
食堂打饭大妈请假了,学校到处翻腾自愿替补大妈打饭的学生,然而寥寥无几。
不,是根本没有。
胡梅尔斯百无聊赖地翻着锅里所剩无几的粥,看着满食堂的热闹景象默默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感叹世态炎凉的人是他了。
【明明我们班的人才认识半天,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做饭好吃的?】
将近二十分钟过去了,食堂的同学差不多全走人了。胡梅尔斯撂下勺子解下围裙就想去吃饭。结果围裙的扣系成了死结,死活解不开。正着急解扣子的时候,门口急急忙忙又冲进来一个人。
完了。今天中午别想吃饭了。
胡梅尔斯认命地重新坐下,一边没好气地问了一句要什么。
面前的同学只管喘着气,抬起头来抿抿嘴,朝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同学,来晚了。”
胡梅尔斯一愣。
沃日。什么天使。
“没关系同学,”他脑子一热,当机立断地朝他说道,“我给你再下碗面吃你等着就行了。”
结果就是这位同学一边吃一边朝他笑,那眼神大有不好意思的感觉,胡梅尔斯完全过滤掉了,只当他对自己笑呢。
“同学你哪个班的?”
“唔……德、德国班。”
“哎呀巧了我也是德国班的。等你吃完了咱俩一块回去呀。你叫什么名字?”
“赫韦德斯。贝尼·赫韦德斯。”
“哦……那、贝尼,问你个事呗。”
“嗯?”
“——你会不会解扣子啊?”

所谓的开学典礼,无非就是让一群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的新生搬着自己的凳子到操场上晒两个小时的太阳,听领导絮絮叨叨地表扬一定没有自己的优秀同学,顺便再和旁边的同学唠嗑一下午的无聊活动。
但这对于克罗斯以及群里的一群僚机来说是个非同寻常的开学典礼。
穆勒一下午都在仔细的观察着克罗斯的神情动作,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个小动作。一边观察一边琢磨。
克罗斯的神情一下午都没大有变化,甚至可以说是面无表情地听着主席台上的老师发表长篇大论。
直到表彰大会。
当那个人第一个出现在台上的时候,克罗斯眼睛都快直了。
一下午都没有变化的眼睛平添了一丝光彩。他平静如水的蓝色眼眸中泛出一丝丝涟漪。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前倾去。
台上老师表扬的声音他已经听不到了,脑内只回向着一个声音——
米洛斯拉夫·克洛泽。
是他的名字。
克罗斯低下头去,手中紧紧攥着校服的衣襟,不断揉搓着。似乎是羞于再次望向台上那个耀眼的人。
克罗斯的这一系列动作穆勒尽收眼底,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告诉菲利了。
哼,大魔王也恋爱了呢。

由于校长在开学典礼上报出的准备军训的消息,让这个开学典礼对于新生们来说还算有点意义。
各班的班长已经开始准备打理一切关于军训的事务了。不厌其烦一趟一趟地跑班主任办公室,一遍又一遍地确认事项。
穆勒按照群里的计划拽着不情不愿的克罗斯跟在拉姆后面,走过高三楼的时候吸引了一大片目光。
毕竟高三的在这呆了三年了,还从没见过去班主任办公室都有人护送的班长。
拉姆也感觉一群人火热的视线紧盯着他,让他觉得一阵不适,赶紧拐了个弯走进班主任办公室。
“报告,勒夫老师……”
目送拉姆进去的两人只得杵在办公室门口,没想到的是拉姆前脚刚进门,克洛泽后脚就从高三班主任办公室出来了。
哦哟,来的正好。
“……”穆勒刚想说话手上就传来一阵钝痛,原来是克罗斯狠捏了一把他的手,不断用眼刀提醒着他别乱说话。
克洛泽显然也发现了他们,停下了脚步。
“原来是你们——在这干什么呢?”
“呃学长、我们在等同学……”穆勒克制住想叫出声的感觉,努力抑制住面部表情。
克洛泽注意到了穆勒的表情和克罗斯手上的小动作,一边想着这孩子是不是校园欺凌呢一边撂下一句别呆太久走远了。
穆勒松了一口气,悄悄看着刚才一言未发的克罗斯,这会他耳根都红了。
嗯。今天晚上群里有的聊了。
————————————————
啊这章讲了好多……躺
下章就军训了hhh
另外开学典礼那个!我们学校真的是自己搬椅子下去晒太阳的!

评论(1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