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米饭

托尼克罗斯人迷,谁黑他我diss谁
施魏因斯泰格足球初恋,目前养老
DFB/漫威/神夏/梅林
总之就是rps
我是个all宽!!!!
是个只会写车和沙雕大奶糖的文荒写手/偶尔画些无关紧要的画【其实是画手】
人很好勾搭!
克罗斯死忠人迷,KTK不逆,宽受都吃
雷宽歪,对在我文里评论区看见宽歪极度不适
现在很道

我白米饭今天就要日死托尼克罗斯。不服一起x

【全员向】【主DFB】FIFA高中的沙雕日常(校园au)②

ooc ooc
沙雕注意!文笔烂注意!
本章cp:TKK,KTK无差,穆拉,新默,罗伊策友情向

托马斯穆勒最为悲惨的一个早晨从起晚了开始。
这不能怪我呀!!我床头闹钟没电了我又不知道!!这下好了,八点半报道,起的时候都八点了。
也不能跟菲利一起上学了……
穆勒一边悲伤地想,一边叼着吐司向车站狂奔。就好像他整个初中练得不是足球是一千米田径一样。引的旁人都侧目而视。
啧啧,后生可畏呀。

赶到学校的时候还不算太晚,至少上课铃还没响。穆勒三步并作两步地跨上三楼,昨天晚上菲利还特地和他强调过,德国班是在南边楼梯上去第一间教室。
要是还能和菲利一个班就好了啊……
推开门,教室里依然乱糟糟的,几乎没一个人乖乖坐在座位上,没人注意到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随便拉了张空椅子坐下,放下书包抬头看了看表。
八点二十分。还有时间。
穆勒心安理得地趴下,准备再睡一个回笼觉补一下昨天晚上的觉。
谁知道刚趴下闭上眼睛,头顶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同学别睡觉了,我是这个班的班长,刚选出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卧槽??班长?啥情况?我还没投票呢怎么就选好了?
穆勒猛地抬起头,正对上眼前的人。
“菲利?”
拉姆显然也是被他这一抬头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才缓过来。
“托马斯……原来是你啊……”
话还没说完穆勒就跳起来紧紧抱住了拉姆,胡言乱语的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哇啊啊菲利菲利我就知道是你我们还能在一个班我真的太幸福啦我的老班长我真想一辈子让你当我的班长……”
拉姆被他这一熊抱和胡言乱语闹的老脸一红,事实上他被穆勒的两只胳膊紧紧圈住,都快要窒息而亡了。脸这会儿应该是被憋的通红。
于是他试图把这只粘在他身上不走了的树懒从身上拽下来。
“好啦托马斯……先不说这个,你看看托尼这是怎么了?”
看着一脸担忧的拉姆,穆勒这才松开手,视线顺着拉姆的视线转向了窗边。才看到克罗斯一脸眼神放空地看着窗外,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估计魂早就飞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呵, 怀春少女。
穆勒在心底冷笑一声。没想到大魔王也有 怀春 的这么一天。
“这还用问啊菲利,当然是在想某个人啦!”
拉姆抱着花名册一脸不可思议地望向穆勒,“托尼怎么可能啊……?”
“怎么不可能。要是有这个功夫他早做题去了好吗?”
拉姆想了想还真是。可又还是不太相信。
“那……那你说说他在想谁?”
“嗨、这不简单。你想想,他喜不喜欢你?”
拉姆摇摇头。
“那他喜不喜欢我?”
拉姆的头摇的更厉害了。
“你再联系联系他整个初中四年对班上喜欢他的女孩子的态度,再想想他昨天刚见面就问他班级姓名的那个学长,是不是就好理解多了?”
拉姆恍然大悟,啪的一拳拍在花名册上。
“你是说他在想昨天的那个学长??”
“对嘛!!案子这不就破了嘛??他肯定是喜欢上那个学长啦对不对??我真是太聪明了来菲利给我个抱抱……”
拉姆在佩服穆勒的高情商的同时又不得不再次被穆勒圈在怀里。
妈卖批。死树懒从我身上下来!

“马尔科你怎么还在抹发胶啊。不嫌麻烦吗??”
小胖子格策的嘴从来到学校就没停过,吃零食吃的不亦乐乎,他这会正热衷于调侃罗伊斯的发型,一大堆零食就这么摊在桌子上。
“哎呀sunny你不懂,”罗伊斯对着小镜子抹发胶抹的也不亦乐乎,“第一天报道一定要给同学们留下一个帅气的形象嘛。哪像你,光顾着吃。”
“哦。”格策闷闷不乐地转过身去继续解决零食。
可能给大家留下的是羊驼的形象吧。

今天的克拉默也是晕晕乎乎的呢。
什么??我是先去班里还是先去校长室?我不知道啊??
本着再不去班里就迟到了的心,克拉默一路狂奔到了高一德国班。
门居然开着,里头依然乱糟糟的,克拉默也没注意,想都没想就走了进去——
?????
啥?
第一排两个人真的不是我昨天在校门口碰到的吃薯片的两个沙雕吗?还有窗边满身黑气却还有粉色泡泡的宽脸,抱着矮个子不撒手的二货,在走廊上跳舞跳的正欢的高个子,对着镜子疯狂抹发胶的 羊驼 和他前面的小胖子……妈妈这个扛着桶水的 翘臀 傻大个咋一直盯着我啊???
幸好这个时候班主任勒夫老师带着一名同学进来了,班里瞬间安静下来。克拉默赶紧拉了把椅子坐下,却没想到刚才的傻大个坐在了自己旁边。
定睛一看台上的同学,克拉默给吓了一跳。
三、三星堆?

一想到以后要和这些沙雕在一起三年,克拉默差点就要当场去世。
妈耶,我上辈子是作了什么孽哟。


评论(1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