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米饭

托尼克罗斯人迷,谁黑他我diss谁
施魏因斯泰格足球初恋,目前养老
DFB/漫威/神夏/梅林
总之就是rps
我是个all宽!!!!
是个只会写车和沙雕大奶糖的文荒写手/偶尔画些无关紧要的画【其实是画手】
人很好勾搭!
克罗斯死忠人迷,KTK不逆,宽受都吃
雷宽歪,对在我文里评论区看见宽歪极度不适
现在很道

我白米饭今天就要日死托尼克罗斯。不服一起x

【全员向】【主DFB】FIFA高中的沙雕日常⑧

月考惹!
二娃子数学成绩取自本人真实成绩,爆哭
月考完就运动会,等着x

月考,一个逼疯过无数高中生和初中生的可怕东西。每个人都有过月考考砸被家长和老师同时针对的悲催经历。
嗯……特别是数学。
穆勒现在正坐在俄罗斯班考场,被冻到怀疑人生。
谁知道俄罗斯班怎么回事,搁哪都有种浑天然成的冷风呼呼地灌进来,明明才九月俄罗斯班却冷的跟来到了北极似的。
他揉了揉自己被冻的通红的鼻尖,哆嗦着将身上的冬季校服又裹紧了点。感觉手能伸缩了以后,他回过神来看着面前摊在桌子上写着一堆他根本看不懂的数学符号和几何图形的数学试卷,陷入了沉思。
我这一个月都学了些啥???
看着满试卷的抛物线图像和几乎空下了所有大题的答题卡,再看看还有20分钟左右的时间,穆勒快要抓狂了。
等一下,他好像连初二学的的一次函数都考了个不及格,那就更不用说什么二次函数三次函数了。
话说函数是什么来着??

而此时在波兰班考场考英语的罗伊斯可比穆勒幸运多了。
就算那些英语单词他好多都不认识,就算那些英语文章他也不清楚讲的是通什么jb,旁边不还有个莱万杵着呢嘛。
抬头看看表还有一个多小时,讲台上监考的克洛普老师头一晃一晃的,一副都快睡着了的样子。罗伊斯四周看看,没有人注意这边,他便抬脚狠踹了旁边莱万的桌脚。
莱万正在认认真真涂卡,2B铅笔给他这么一踹一个用力便咔一声断了。他低头骂了声操,索性把笔一扔,偏头看着始作俑者。而后者正用一种“快救救我”的眼神瞪着他。
“干嘛?”他小声问了一句。
讲台上的克洛普老师突然咳了一声,两个人吓得连忙正过身来,罗伊斯伸手给他比了个3。莱万回头看看自己的试卷,弯起手掌又给他比了个C。
选C。罗伊斯迅速涂好卡。
离考试结束还有二十五分钟的时候,克洛普老师突然被叫了出去。波兰班考场一下子就吵嚷起来,罗伊斯连忙朝莱万说了一句:“快快快选择借我抄抄!”
好办。莱万哗啦一声把已经答好的答题卡掀起来,往罗伊斯那边移了移。罗伊斯一边看着莱万的答题卡一边迅速往自己的试卷上写着答案,在五分钟之内居然涂好了全部的选择题。
终于在规定时间结束考试,他长出了一口气,把答题卡翻过来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考号。
这次前十完全没问题了!

——好容易把这一百分钟熬了过去,穆勒一打铃就迅速窜到了同一考场的施魏因斯泰格身边。一边打着冷战一边哆哆嗦嗦地问他。
“喂……巴斯蒂安……你你你有没有暖宝宝啊……”
施魏因斯泰格僵硬地转过来,指了指前面的克罗斯,同样也上下牙打着架子,艰难地回了穆勒一句:“我我我我也没有啊……你去看看托尼那有没有呗……”
……那还是算了。穆勒一步一步又挪回自己的位子上。
前面坐在第一排的克罗斯冷哼一声,呵,他克罗斯怎么可能是东西都不准备齐全的人。
他低头看了一眼校服里贴着的十几片暖宝宝和袖筒里揣着的热水袋,满意的拍了拍自己的校服。

两天后,月考成绩出来了。
穆勒看着成绩单上“数学”一栏里用红笔填着的大大的“48”,绝望的捂住了脸,再次陷入了沉思。
数学这玩意到底是用来干嘛的??
这考了和没考有什么区别。
再看看英语和语文,一个满分一个一百四十五,唯独数学比别人多扣了至少八十分。
完蛋了。
一种想哭的感觉涌上,他现在只想把成绩单撕掉然后大哭一场。他索性把成绩单甩在一边,整个人趴在桌子上。
“你怎么了啊托马斯?”同桌的拉姆也停下了手中的笔,单手撑着脸颊看着穆勒。
“唉……菲利……我数学才考四十八分……比你少考一百分啊呜呜呜……我他妈怎么考的……”穆勒把脸埋在手臂里,哽咽着说。
算了。拉姆打消了把自己数学满分的消息告诉穆勒的想法。
“不不不,托马斯你弄错了一件事。”路过的许尔勒安慰性地拍了拍穆勒的肩膀。
“啊……?”穆勒抬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
“菲利是满分,应该比你多一百零二分才对。”
“……滚。”

克罗斯看着自己的成绩单,表情凝重。
就这个才第三的分数什么时候才能赶到级部第一去呢?克罗斯苦恼地拍了拍脑袋,抬头看到前排正抱着拉姆哭的穆勒和四周的同学一副懂了什么的表情,克罗斯就更加烦躁了。
明明说好是初中三人组,却先丢下他一个人脱了单。
运动会能不能看见学长呢?

评论(20)

热度(86)

  1. ALEClithium白米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