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米饭

托尼克罗斯人迷,谁黑他我diss谁
施魏因斯泰格足球初恋,目前养老
DFB/漫威/神夏/梅林
总之就是rps
我是个all宽!!!!
是个只会写车和沙雕大奶糖的文荒写手/偶尔画些无关紧要的画【其实是画手】
人很好勾搭!
克罗斯死忠人迷,KTK不逆,宽受都吃
雷宽歪,对在我文里评论区看见宽歪极度不适
现在很道

我白米饭今天就要日死托尼克罗斯。不服一起x

【全员向】【主DFB】FIFA高中的沙雕日常⑦

军训最后一章
穆拉表白辽!!
一个月没更新正文我无比自豪hhh
有点短小嗯

为期一周的军训终于结束了,拉姆的糟心日常也终于要结束了。
一周能扣0.3分,拉姆简直想抱头痛哭。
“咳咳,高一德国班班长是吧?你们班这周一共扣了0.3分。”面前的教官一脸无奈的表情,带了这么多年高一军训,今年德国班可算是一股泥石流。
刚刚军训第一天班长就穿着女式迷彩服跑步,后来用脸盆煮面害的同班同学吐晕过去,讲鬼故事差点引发山林大火……他是一辈子也忘不了了。
拉姆使劲掐着旁边的穆勒,点头如捣蒜,一想到明天回去就要被勒夫老师训一通,手上的力度就又加大了几分。直掐的穆勒倒抽一口冷气。
气不过呀,气不过。
“你们是不是有预谋的?”终于从教官那里逃出来,下到半山腰的时候拉姆突然好气又好笑地发问了。“我看你们就是成心想把我气死,好继承我班长的职位。”
后面的穆勒就好像是哑了似的,一言不发。又像是在想什么心事,在纠结着些什么事情。
“唉……”拉姆停了下来,回头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左手还夹着花名册。
他一双湖蓝色的眼睛直勾勾地对上穆勒青绿色的眼睛,对上了穆勒有些犹豫不定的眼神,他半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你要是讨厌我就直说呗。”
带着有些恶作剧的意味,拉姆的心情好了不少,他勾起嘴唇正想转身下山。
“菲利……”身后的穆勒又一次叫住了他。
“嗯?——”
穆勒上前两步,抚上了他的脸颊。

唇上柔软的触感传来,拉姆睁大了眼睛。
穆勒的吻一点也不温柔,尖尖的虎牙不断地撕咬着他的下唇,传来一阵刺痛。他开始挣扎起来,右手不断地拍打着穆勒的胸口,意识到穆勒根本不会放开自己的时候,他干脆放弃了挣扎,紧紧地抓住穆勒左胸的迷彩服。
似乎是感受到了拉姆的顺从,先前有些暴力的吻也变得稍微缓和起来,他按住拉姆的后脑勺不让他逃开,舌头强硬的闯入少年的口腔,蛮横的在里面扫荡着。直到拉姆因为喘不过气来而开始捶打他的肩膀穆勒才肯放开他。
他喘着粗气靠在拉姆的肩头,闷闷的丢出一句我喜欢你。
“嗯……我喜欢你,菲利……”
“我知道……”拉姆紧抿着唇,双手搭在穆勒的双肩上,像是只说给他一个人听似的轻飘飘的回应道。
“那么……你算是答应我了吗?”穆勒惊喜又有些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拉姆脸上淡淡的笑。
“嗯……你说呢?”拉姆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穆勒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简直像梦一样,菲利答应他了。自己延续了四年的感情也终于有了结果——这段他本来以为会无疾而终的感情。
他直起腰捧住拉姆的脸颊,眼泪快从眼眶里掉下来了,他再次轻轻的吻了下去。
拉姆含笑看着面前的少年挂着泪珠的棕色睫毛被夕阳镀上一层金,微风拂过他微长的鬓角,吹起了还未拉上拉链的校服,他突然感觉时间过的好慢好慢。
拉姆轻轻闭上了眼睛。
橙色的阳光星星点点地落在两人的身上,夕阳下两个少年拥吻的身影美的像是一幅画卷。
那时候的他们,梦比天高。总喜欢抬头仰望天空,却总是眼不着地。这些血气方刚的少年们,也会迷茫,也会失落,也会找不到前进的方向;但幸好,他们彼此还拥有着彼此,相互支持着,继续前进。
但幸好,托马斯·穆勒遇见了菲利普·拉姆。
能和你们聚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打完最后一段话还挺有感触的www
本章穆拉only,食用愉快!
【下章预告】
美好的日子不会一直持续下去,比如说即将到来的月考。
穆勒第一次明白了数学是多么的操蛋。

评论(6)

热度(54)